炸酱拌勉

✨金俊勉金俊勉金俊勉
🎉貂英和七塔蹦
⭕️all勉鹿包开泰囧疼周三

*Re:pray* #周三#校园

+ 校园无逻辑短篇 不负责售后
小高考志愿者当出来的的脑洞
======================================


20170318

“これで終わりじゃない
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金道英紧紧攥着手中的透明笔袋,心中涌上不可说明的复杂感。
那些无非就是作为考生的沉甸甸的压力和面临重大时间节点的紧张感。虽说只是小高考,但随着国家今年将小高考正式列为和高考同等级的国家级考试,金道英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本就不优秀的成绩让他在优等生的夹层中生存的有些困难,为了一次次考试往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没有分配到本校考试,偏偏所在的考点便是全市最好的中学,优秀的人无形的碾压感让他更喘不过气。他自然是好好的准备了考试的,但当走到考场前,还是不可避免的手心冒汗。
今天是第一场,考生们都早早的来看考场和休息室。无阳的阴天淡的苍白,清晨的空气似乎还带着法国梧桐新叶的香气,前一夜的雨将空气打的湿漉漉的,凉凉的水汽似乎要黏住他的睫毛。他不是很喜欢下雨天,潮气会染上他新洗的头发和新买的吉他,沾惹上腐蚀的气息。
金道英低头查看考场号,望向公示栏那块挤挤嚷嚷的学生家长们,瞥见相对人少些的问讯处,略一思索,为了时间余裕些—还是去问讯处问吧。
他穿过人群,走到那问讯处的桌前,抬头却对上一张熟悉的脸。对上目光的一瞬间,那人的表情也突然变的错愕,但目光却伴随着漾开的笑容一下子亮了起来。
啊,是————
“道英哥?”郑在玹惊喜的说,眼里的情绪毫不掩饰惊讶和喜悦。“好巧啊,哥在我们学校考试诶!”
金道英意外的一下子没有认出人来,待听到那熟稔的称呼和语气后,眼前白白净净的少年这才和慢慢的记忆中一个红扑扑的白脸重合起来。他错愕的看着面前兴奋的少年,记忆中的男孩显然不能和面前帅气的少年画上等号。猛然回想起曾和郑在玹一起度过的那些时间,一大堆话涌上心头却又欲言又止。他只好干笑两声,避开他的视线:“哦,在玹啊…”
郑在玹似乎没有看到他的闪躲,依然笑的灿烂。“哥是来问考场的吧。在哪个考场?”
金道英这才想起他来的目的,连忙报出考场号。本以为这尴尬的重逢很快就能结束了,郑在玹却站起身,歪头笑着看着他:“我带哥去吧,顺便去下休息室。想起来…你们学校的休息室好像挺难找的。”
无法拒绝这个理由,金道英只好愣愣的看着他和另两个人交代了几句话,接着走过来拉起他的手臂。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穿过楼前群聚的考生们,走进放下的警戒线。金道英发现,每层楼坐在楼梯口的志愿者们都会唤郑在玹一声队长,而郑在玹十分自如的和他们交谈,还会提醒几项事项。看起来还是个优等生的样子啊…金道英心里暗暗的想到,心里不禁涌上一点酸涩。手臂早在第一个楼梯扶手不动声色的避开,但众人还是好奇的向郑在玹身后的他投来目光,再加上郑在玹的自然,两人全程零交流的尴尬空气也让他十分不自在。好不容易走到他考场所在的楼层,金道英率先走进去检查座位号,抬头却发现郑在玹在向另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说着什么。两人都看着自己,一走出去便听见郑在玹积极的声音:“道英哥,这是董思成,他是你们这层的志愿者,哥要是有什么急事就找他啊,比如笔没拿什么的尽管麻烦,喝水什么的也不要介意使唤他。”
董思成一脸无奈,用力的在郑在玹背上用力的拍打一下,满意的看着郑在玹一瞬间的难看表情:“好好好我的在玹队长…”
董思成向他投来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金道英皱皱眉避开,不过还是礼貌的道了谢。郑在玹接着又带他去了休息室,一样的和门口的志愿者说了些什么。金道英尽力摆出温暖大哥哥的样子向他挥手道谢,但复杂的心情还是让他勾不起真心的笑。
要说真心话,他并不想见到郑在玹。
或者是,不想让郑在玹见到这么差的自己。

他们早已相遇在有些久远的日子里。
郑在玹是住在对面马路的小孩。两人在同一个初中,一次次的偶然同路,两人便自然而然的搭上了话,以至于发展到后来一起上下学。两人总是在过街天桥上分手,互道晚安,又在第二天早上享受着对方的第一声问候。
郑在玹比他小一岁,脸还没张开,婴儿肥和大眼睛常常让金道英想起白面团子。他是典型的乖孩子,金道英常常在全校的大会上听到郑在玹的声音。相反的是,那时候的金道英正是叛逆的时候,疯狂的喜欢上了乐队,除了在房间里贴海报为了买一个吉他离家出走,他干过最出格也是极频繁的事便是逃课早退去看演出。那时郑在玹总能在回家的天桥前碰见灰头土脸的金道英,看着他兴奋地向他炫耀着今天演出的票有多难找,歌手有多棒以及逃课有多惊险。起初,郑在玹还会附和几下,再担心地问他回家后会不会挨训。但渐渐的,郑在玹就不安开始劝说,想劝说他不再做违纪的事,不要逃课要好好学习。他是一个守规矩到有些胆小的孩子,会为了晚回家十分钟支支吾吾,多买一个游戏卡而良心不安。他总是在年级的大会上作为代表发言,意气风发的分享那些公式化的学习方法,而面对最亲近的哥哥如此离经叛道的举动,他只是出于本能的排斥,只好开始拐弯抹角的表示反对。
这些金道英都是知道的。他也意识到了郑在玹渐渐开始的抗议,一开始还会用装没听见来避免尴尬,后来郑在玹的意思越来越明显,他的反抗意识也越来越明显。他讨厌郑在玹摆出一副优等生的优越感,学着老师和家长的令人厌烦的样子教训他。他开始恶语相向,将难听的话摆上台面,不断的讽刺郑在玹学习的优秀和自己的叛逆,再心满意足的看到郑在玹难看的表情和气冲冲离开的背影,但第二天早上还是能收获一声元气满满的早上好。
直到那一天。那时已经是初三的金道英丝毫没有面临中考的自觉,依然照常逃课看公演。那天他逃了整个下午的课,回校才发现自己被严重的处分了。他一声不响的面对老师的训话,麻木的随着下课铃放学,走到郑在玹的身边。郑在玹似乎也有些心事重重,他犹豫了许久,开口第一句话却是“道英哥你能不能不要逃课了?”
金道英憋积了一天的不爽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而那天的郑在玹似乎也格外坚定,梗着脖子和暴躁的他争辩,没有往常的温顺。直到到了往常分别的天桥,金道英气冲冲地正打算直接离开,却被郑在玹软软的叫住。
郑在玹低着头,眼里的表情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嘴唇动了几下都没有出声。在金道英怒气的追问下,他最终还是只说了一句:“没事了哥。”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哥好好的。”
“晚安哥。”
金道英并没多在意他的那句最后一句话。但在第二天,他却没看见郑在玹。他再也没看见他,除了偶尔的学校大会,他会正襟危坐的说着冗长的发言,他再也没在校园里,放学路上看见他。
金道英有些失落,他总想回忆起他争吵时对郑在玹说的最后一句话,但人在头脑发热的时候做出的事却容易遗忘,他只好一直愧疚着,自我安慰着大概是要搬家了这种话。
而之后接踵而来的中考,让他为他的叛逆付出了代价。他就算最后真正开始紧迫的补救,也只是勉强考上中等的学校。但是直到毕业,他也没有再见到郑在玹。
他这才发现,原来校园这么大,想遇见一个人原来这么难。

而重逢却如此突然,就在金道英快要回到正轨的时候,那段疯狂的叛逆期一下一下地扯动着他的神经。
高中的他不再那样疯狂,但还是会放大量的时间在音乐上,成绩也一直只有摇摇欲坠的中等。而遇到现在的郑在玹,只能衬托出自己当时的错误和愚蠢。
说真的,他不想再见到郑在玹。
特别是看到他现在这么好,金道英怕自己会忍不住嫉妒。
接着动摇自己偏执着喜欢的东西,想要回归那样事事顺心,一切如常的样子。


金道英想到这里,面前的地理课本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反正是最有信心的地理,不看也罢。金道英这样宽慰着自己,收好东西随着人流走出休息室,向着警戒线走去。
突然起了风,树叶裹挟着雨水毫不客气的落下,不友好的落进金道英的脖颈。他不出意外地看到警戒线边的郑在玹,而郑在玹却眼睛一亮,招招手让他过来。
金道英尴尬的吸吸鼻子向那里走去,郑在玹却一把抓住他的手,塞来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手指的温度却冰凉的让他打了个颤。金道英低下头看向那双手,少年的手肤色白皙,骨节纤长却冻的通红。他这才发现那温度是一个贴着校徽的暖宝宝,愣神之间,郑在玹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刚刚突然起风了,真是超级冷啊——哥千万别冻着了。”
“啊,暖宝宝。”熟悉的少年的声音让他有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他有些迟疑,想了想还是把从前的人设摆上台面:“谢谢在玹了。不过这个确定可以带进考场吗…”
“能的吧!嘛这上面有志愿者的字样,是学校派发的应该没问题——大不了你给思成好了,我跟他打好招呼了,他帮你捂着考完再给你…”郑在玹正说着,一旁的老师便拆下了警戒线,一声铃响,考生们纷纷涌入。
“啊,要开始了。”郑在玹向考场张望一下,转头笑的灿烂:“加油啊道英哥!我相信哥的!”
“谢啦。”金道英点点头,正准备走,又听见郑在玹真挚的说“我这里还有毛毯的,哥你要不要——”
“噗。”金道英笑出了声,转头摆摆手:“算了。在玹你也加油啊。”
心情有些放下了,郑在玹这孩子还是这么无趣。
所以,看起来我们都没变啊。
挺好。

接下来两天的考期,靠着郑在玹的照顾,金道英莫名的很顺利:生物的难题也写出来了,政治莫名的顺畅,就连最不自在的历史都解决的不错。而且考试时,那个叫做董思成的志愿者总是给他倒来满满一杯热水——他没记错的话热水似乎是要下楼才能拿到的吧…还真是辛苦他了。
最后一门考完,金道英神色轻松的走出考场,刚想伸个懒腰就被吹来的冷风刺激的一激灵。他一眼就看见郑在玹坐在警戒线边,带着兜帽缩成一团。
哇,这孩子一直在外面吹风吗?金道英诧异的想到,刚准备走过去,郑在玹就抬眼发现了他,连忙手忙脚乱的摘下帽子笑的灿烂的向他迎来:“祝贺哥考完啦!感觉怎么样?”
金道英皱眉,摆出以前那样哥哥的样子:“你这小子一直坐在外面吹风?还把暖宝宝给了我?”
“哎呀没有啦—阿嚏!”郑在玹摆摆手,却没忍住一个喷嚏。他连忙止住金道英还想继续的教训,拎起包拉着他就走:“好了哥我们赶紧走吧—”
“你不是队长吗?这么早走没问题?”金道英疑惑地问。
“没事啦。”郑在玹回头向他安心的一笑。
“今天我要送哥回家。”


许久以前的两人的回家路,今天又重现了。
只是男孩变成了少年,校服变成了卫衣。心境也不一样了,那时候玩玩闹闹的小孩子心性也无处可寻了,金道英想到。
郑在玹主动和他讲了很多很多他的现状。他的确是搬家了,只是那天没来得及和自己道别;他在依然成绩优异,考上了最好的高中,却就此和金道英绝缘。他有到处询问他的联系方式,却没有勇气添加他的社交账号。金道英只有默默的听着郑在玹陡然变得无奈而卑微的语气,不知如何回应。
两人走到那个往常分别的天桥,金道英观察着郑在玹不舍的表情,叹了口气,决定还是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给那次的不欢而散一个完满些的解释。他走到天桥的扶手处,转头向他淡淡一笑:“今天陪哥在这吹吹风吧。”
郑在玹眼睛一亮,毫不掩饰意外和感激。他把玩着自己的手,低着头慢慢开口。
“哥你知道吗?”
“那天啊,本来想跟哥说搬家的。但是后来哥你说了一句话————嘛可能你自己也不记得了。”
“你说'我不需要你提醒,我也不需要你。'”
金道英怔住,愣愣的看向郑在玹一直笑着的那双眼睛:“在玹啊…哥不记得了…”
“道英哥好过分啊!说过这么伤人的话都不记得。”郑在玹开玩笑的摇着栏杆,目光有些委屈:“我可是伤心了好久啊。”
“然后我就想,哥既然不需要我,那道别的话也不用说了吧。”
“虽然知道那是气话,可是还是很介意啊。”
他转过头去看桥下的车流人海,喃喃的自言自语:“谁让我……”
一阵车鸣声经过,金道英没听清最后一句话,疑惑的望着郑在玹:“啊你说什么…”
“谁让我这么喜欢哥。”郑在玹突然提高了音量,转头依旧笑的如常,却让金道英呆愣在那里。”
郑在玹似乎没有期望他的回应,自顾自的说:“我其实很羡慕哥啊。”
“哥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很好。不像我,真的只会读书了。”
“哥那时候真的很叛逆,但是很帅气。可以无视那些条条框框,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情。”郑在玹说完自顾自的笑了,他重又转头看着金道英笑,但眸光明亮。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般,他重重的深呼吸,才又开口:“哥你知道吗,我一直很喜欢你。”
“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叛逆的事了。”

金道英看着不敢再看自己眼睛的郑在玹,无奈的叹了口气。
互相羡慕着,谁不是呢。就这样谁都不说出来,金道英大概会仰望郑在玹一辈子吧。他的优秀,他的才气,他拥有着许多金道英羡慕已久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正在互相羡慕着。
至于告白这种东西啊,本来就不需要啊。
金道英早在那段日子里就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就算逃课,也要气喘吁吁的赶回天桥下守着郑在玹放学回家,而在一个人的路上,他不断地为自己的冲动追悔莫及,不断地想念着那个有点无趣有点古板的少年的陪伴。说到底,大概还是觉得对不起郑在玹吧,金道英才会在最后中考的时候重又开始认真学习,只是不希望让以后的郑在玹对自己那么失望——虽然很多已经没法补救了,他也不可能和郑在玹在一个高中。
他突然笑了,郑在玹惊慌地转头望向他。
“在玹啊。”金道英勾起唇角笑的温柔。“我们在玹,现在成绩应该还是很好吧?”
忐忑的郑在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问,目光依然躲闪:“也没。大概去上海的成绩还是有的吧哈哈…”
“那么哥会努力的。”
郑在玹惊讶地望向他:“啊?”
“为了追上我们在玹啊,要想在一起的话,得在同一个大学才行呐。”金道英依旧笑的温润,看着呆愣的郑在玹还是不由得笑出了声。
“傻瓜郑在玹!”他笑的毫无形象,却被郑在玹一下子抓住了肩。突然一下对上郑在玹突然变的真挚的眼神,反倒是金道英怔住了。
“哥,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不待他回答,他就被深深的拥进怀里,少年带着些风露气息的发梢略过他的鼻尖,他愣愣的感受着另一个温度和放在腰间的手的灼热。
早已半暗的天色,天桥的路灯早已点上了流星和蒲公英的彩灯,柔柔的彩光给一切都打上了浪漫的情怀。万物失了声,而耳边人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一首罗曼曲在空气中流淌了起来。
“谢谢哥。”



これで 终わり じゃない ただ 时 が 过ぎて 消えただけ
“不会就这样的结束的…只不过时间白白流逝”

那么未来见吧。
我想要拥有拥有你的未来。




看完MMC被herlin圈饭quq
姐姐等你出道
新女团本命预定( ̀⌄ ́)

#NCT王道#马东
只是一个脑洞*试发
OOC严重
#抖s李马克x抖m李东赫


李东赫撇撇嘴,低头摩挲这手臂上昨晚被李马克掐着手腕撞上桌脚的青紫,触碰还吃痛的一片皮肤,他竟鬼使神差的戳了又戳。
虽然留下的伤口挺疼,但是那种时刻李马克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带感了。奶狮一样的金发,海鸥眉毛都皱起来,眼神里生气还带着责怪嘴里说着刺人的话语,回想起来都让他欲罢不能。所以他才愿意一次次不长记性的挑衅,只为得到那粗鲁却令人兴奋的对待。
李东赫也觉得自己抖m的没救了。
可怎么办呢,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的快要疯了。

“你就是欠欺负。”
“那请你来欺负我吧。”

小甜饼#悠昀

#模范男友悠酱x醋坛子小公举董老师
OOC都是我的错

“我一直等你来。”
“你没来。”
眼前的男人撑着桌子,烟灰色的长刘海遮到眼睑,在studio从上往下暖黄色的灯光下投下黑影,看不清男人那双灵动的鹿眸。但从男人的表情来看,董思成知道那双眼睛此刻带着的,一定是讨好带着些无理取闹的情绪。
董思成瘪瘪嘴,费力的组织着生硬的韩语:“可是我也在等你。”
悠太显然是发现了他眼里失落的神色,原本脱口而出的对不起硬是转了好几个弯:“谢谢…啊不,没关系…啊没关系말고,对不起。”
等他把话题扯开到包子,道英哥再扯到在玹,董思成还是有点出神,咀嚼着那人说出来的不标准的“包子”,喃喃自语了好几遍连摄像机移走了都不知道。
果然那人一离开摄像,就过来哄了。接着道英说的去洗手间,中本悠太一把搂住董思成的肩在耳旁轻轻的说:“我们思成…生气了?”
董思成也不动,就任他搂着,内心却神游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突然地,他对这种局面有点感到不好意思了。为了一个牛排就摆出不高兴的样子,还要男朋友来哄。这反倒像个恃宠而娇的小女生……
董思成为自己的想法笑出了声。中本悠太在旁边吓一跳的咦了一声,晃了晃他用中文问怎么了。而董思成只是摆摆头。
他为什么生气啊?
董思成自己也搞不懂这个问题。他在和道英狼吞虎咽的间隙向那边看,看到男人身边坐着李泰容,两人说说笑笑,他甚至没有看见悠太向着这个方向看过一次。
或许他看了吧,自己没看到而已。董思成这么想着,但那两个人和谐的画面实在是让他有些在意。啊,泰容哥之前和中本悠太是室友呢,两个人出道前练习生那么亲近。董思成想到微博上看到的那些tag,被称作大三角的…就是他们了吧。中本悠太来找他的时候却没有带来他心心念念的牛排,董思成复杂的情绪一下子变了质,连同脸色也一起垮了。
什么嘛,和泰容哥一起就不记得我了?
看着中本悠太急的韩语英语中文一起往外冒,董思成才觉得他的反应有些任性,可是他也只是面不改色的装作大度问他想要吃什么。
董思成觉得,他大概只是想享受一下他的男朋友为他着急哄他的过程吧。

回来之后,中本悠太把他搂着按到座位上坐好,还给他递咖啡,俨然一副模范男友的样子。董思成装作无所谓的表情拒绝了他的咖啡,假装还有些脾气。中本悠太也有些无奈,按着他的肩膀柔柔的用中文问:“为什么?”
董思成撇撇嘴,低下头去折腾cody的粉盘。他愈发觉得自己有些王子病了,一不顺心就要哄,那些无理取闹的小脾气,自己居然乐在其中了。在高中时见多了周围女生的勾心斗角,董思成竟觉得自己的样子居然和那些和男朋友推拉的女朋友们越来越像了。
这肯定是中本悠太宠的。他想
说白了这件事也是因他而起。是他游戏玩的不好食物少,所以才选择了食物富翁而且是室友的道英。他没想到中本悠太这么在意,一直板着脸不笑,最后选择的那一笑也勉强。
想到这里,董思成突然觉得他的男朋友的小脾气也挺可爱了。他扬起无辜的笑容举起粉刷:“到这里来。”
满意的捕捉到男人受宠若惊的表情,董思成用粉刷在他大手大脚的蹭去的妆面上轻轻按压,装作很专业的给他补妆,不出意料的收获一句“做得好”的夸赞。
再抬头对上中本悠太的目光,董思成调皮的眨眨眼睛。
哥可要一直哄我了。
我的王子病,可是你宠出来的。

仔细想了想 double李标准年下
哥哥强男人设崩坏之后本身就是只软软的猫 弟弟看上去小区傻弟弟但是swag满分 偶尔眼神里少年的 戾气还带着点幼稚
只是现在李马克在舞台上还有敛不住的少年气攻不起气场全开的李ty 目前双李还是李泰容x李马克 脐带马克弟弟逆cp的那天【真的好喜欢年下噗哈哈哈哈哈

秀我的新娃呜呜呜呜呜可爱晕!
貂兔子就是金道英本貂哇 超绝可爱

12月2号就到了的快递 快递小哥说到现在收了又投又收再投还没人拿还以为寄错了呢
原来是中秋owhat送的床单【我以为那是抽奖【所以是抽奖吗【我怎么不知道【不管怎么样超开心

我考小四门的时候在干嘛👇

捉住一只心虚的兔子【周三 脑洞】

记个脑洞


郑在玹拿着牛奶从客厅走到餐厅里,便看见金道英动作猛的一收,像是在做什么不想被他看见的事情。
郑在玹疑惑地走近:“哥在干嘛?”
“没…没什么。”金道英心虚地移开视线,低下头专心地啃玉米。
郑在玹注意到盘子里排着的另外5个玉米,疑惑地拿起来看。
那根果肉饱满的玉米俨然一个清清楚楚的牙印,深色的根部与黄色的玉米粒形成鲜明的对比。
金道英像一只被揭穿的惊慌的兔子,圆圆的眼睛溜溜的转着,连忙向郑在玹辩解:“在玹阿我只是想试试哪个玉米比较甜…”
看了一眼盘子里的另外几个玉米,果然都是赫然一个清清楚楚的牙印。郑在玹哭笑不得的看向金道英,眼疾手快的在金道英阻止之前拍下了那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

当天,粉丝惊喜而疑惑的发现郑在玹新发一条ins,照片内容是5个都有一个牙印的玉米,内容只有简简单单3个字。
“傻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