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酱拌勉

*金俊勉金俊勉金俊勉
*貂疼灿锟

寻文寻文x

占tag抱歉!

寻一篇文啊 记得是丹邕六金 雀是丹的表弟到首尔上学住到了邕丹奐的家里 三个高三的带着个高一的 然后雀被拉进和邕丹有矛盾的学校舞社后来被人欺负 丹扮演了个不管不顾的校霸角色奐还差点动手打了别人
诶好像还有个细节是奐不敢当众演讲 雀帮他练习但最后还是临阵脱逃了?
那篇里面邕丹奐三个人太让人感动了_(:з」∠)_ 说什么绝对会护着奐因为他被欺负的样子看起来太可怜了什么的

阵雨(完结-下)

爱过就好TTTTT

新都桥7号:

34

 

成年人的世界残忍于即使昨天你的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今天你也要遵守规则继续生活。

 

他也想撂下身上的担子,找个地方藏起来,从此销声匿迹。

 

或者自私一点,不要那么多顾虑了,跟裴珍映远走他乡,不再管这些是是非非。

 

这些想法最终也只能搁置在脑袋里,想想便过了。李大辉不能放下责任,他有他的巡演,有他的事业,有爱他寄予他厚望的粉丝。他不是任何人,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得。

 

可等到呼吸平复,李大辉靠着厨房的碗柜缓缓地缩到地上,他在人前有多决绝,在人后就有多无措。眼泪的浸泡使他眼睛肿痛,残存的理性在这时一点都发挥不出效用。悔意和不甘迅速发酵,连带着难过吞噬他,那些念头在他的心里叫嚣,为什么要软弱,为什么要放弃,你还能找到像他那么爱你的人吗。

 

他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他再也无法找到一个像裴珍映的人那样爱他。裴珍映只有一个,别人可以有他的眼睛,有他的鼻子,有他的嘴巴,有跟他相像的脾性,可最后都不会是他。他不会再遇到那么一个人了。一点侥幸的可能都没有。

 

人不是很难改变的吗,他真的没有自信能跟裴珍映扛过以后更大的风雨。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躲。哪怕百分之百里只有百分之一的危险可能性,他也不能去冒那个险。他不敢在老天面前自作聪明。

 

明明可以得救的,他为什么还要抓着裴珍映不放。

 

命运已经对他们足够好,给与了他们那么多可以彼此相爱的时间,日后他有大把大把的回忆可以倚靠。

 

他真的想得通,可还是无法抑制的心痛,那种爱和痛从内心深处滋生出来要生生把他撕裂,撕碎。冰与火,水与土。他想的越清楚,每个不可避的现实都来绞着他的心让他痛不欲生。

 

人生真的很难说准谁会陪谁完完整整地走过一生,但有些事情要用时间来衡量就没意思了,也无法去衡量。可这一场人间游戏,正是因为有你,我才倍感有趣。

 

他很爱裴珍映。无疑裴珍映也是爱着他的。

 

所以他很不喜欢无能为力,它不是代表不作为,就是没办法。很多事情就是没办法。相爱的人要分开,明明还是华发的年纪却要死去,人间的不公平还少吗。无能为力这四个字,简单又多么致命。

 

如果继续跟裴珍映做朋友,对他或者裴珍映,或许都会好许多。

 

朋友是个暧昧的词,它代表着退让和将就。

 

我们的人生这样用力的相互渗透过,近到血肉快相融,二要合为一,走到了最后却要抽身个干净,重新做回朋友。这样的身份转换未免太残忍,怎么能够将就。我只要看到你就会想起曾经,想起两人一起规划过的以后,那些温存和执念结成了毒瘤。

 

温柔是把淬了毒的刀,刀刀夺人性命。

 

我甚至看到你就会想以后站在你身边的人会是谁,他会有怎样的面貌,会有怎样的性格。跟我像吗,还是跟我完全不一样(我猜你怕跟太像我的人交往,我自作多情地想那会让你想起我)。我这样想象着,觉得以后陪在你身边的人是男是女也不重要了,我是个胆小鬼,他比我勇敢,能给你更多的安全感,我就放心了。

 

虽然我是希望你幸福的,但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你跟其他人走完余生。我肚量很小,不能看你那么爱过我后去爱别人,要把曾经给过我的通通给他,我无法坦诚的祝你幸福。

 

心有歹念的人不能继续留在你身边。

 

明明只是失去一个裴珍映,他却感觉自己把李大辉也弄丢了。

 

失落和失重同时到来,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过得太好,现在要他这样来偿还。

 

“失去的感觉,真的很痛啊。”李大辉喃喃着。

 

 

 

 

35

 

在日本的那一个月,他有时觉得孤单,有时又觉得很充实。

 

每天都过得很累。

 

在经纪人面前、工作人员面前要控制情绪,站在舞台上面对粉丝,要发自内心的笑和感激,不能分出多余的一点感情给裴珍映。要不然他就会觉得不尊重别人,他总不能每分每秒都去记挂裴珍映。

 

那感觉就像自己是一个木偶人,头顶上有股力量牵引着他,引导他动作,不让他出错。

 

可一到私人的时间,他缩在酒店房间的角落,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明明什么都没想,明明已经站在了那么高的位置,还是无缘无故的想哭。手莫名的发起抖来,等他意识到抚上面庞,面上早已湿凉一片。李大辉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把眼泪擦干,又会有新的眼泪流下来,直到他把皮肤挫红,眼泪滚过刺痛了他。双手紧紧的合握在一起,还是抖得厉害,停不下来。伸开双臂抱住自己,自己拍着自己的肩膀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会过去的,身体却也恼人的不听话,跟着发抖。太折磨了,折磨到他咬上枕头无声痛哭。他连声音都不敢出,他怕被人发现他的狼狈,怕被人知道他有多难过。这种难过几乎让他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好了。

 

他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写歌,把情绪全部藏在曲里。私人的活动不再参加,连演出完后的聚餐也不去了。第一场日本演唱会结束的时候,那时大家和乐融融的聚在一起,桌上是烤的发出滋滋声响的烤肉,香味扑鼻,人们开心的碰杯,他也笑咪咪的举着盛满了啤酒的杯子跟他们碰杯,大喊cheers,仰头喝下酒的那一刻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碰完杯,他们注意到李大辉的不对劲,纷纷问他怎么眼睛红了。

 

李大辉揉了揉,边起身边说大概是被烤肉的烟子迷了眼睛,他去厕所洗把脸。

 

他站定在厕所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红的像兔子的眼睛,眼泪还在掉,俨然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眼泪生产器。洗完脸后,他回去坐下没多久就告辞了,找了个借口说身体太累了,想回酒店好好睡个觉。

 

他们都体谅他,让他快点回去,注意安全。

 

他活在自己的影子下面,像个逃犯。浑浑噩噩,三魂丢了七魄。

 

他们彼此的联系方式都还在,只是不再联系,连在这种时候两人都是默契的。

 

李大辉猜裴珍映也不好过,虽然电视剧里看着好好的。

 

尹智圣旁敲侧击问了很多次,每次李大辉都回答的敷衍,明显地不想碰这个话题。最后尹智圣也不再问了,跟裴珍映有关的事都成了禁忌。明明两月前三人还在一起吃饭,说着济州岛的趣事。

 

夏天很快的过去了,跳过秋天,直接进入了冬天。

 

他的手一到冬天就冷的不得了,戴上手套也无济于事。这个时候又开始想,或许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想那个人。

 

分开已经三月有余,时间这个概念真的很玄妙啊,以为过去了好久的事其实就发生于几个月前,他们曾经那样好,他紧紧握住的回忆却早就飘远了。人的记忆会撒谎,为了好过一点。

 

到美国巡演的时候,揣了那么久的心事,李大辉这才告诉妈妈。

 

他总觉得这件事应该面对面跟她说,她愣了很久,看着李大辉欲言又止,最后那些话都化成了拥抱。她揽过李大辉把他紧紧抱住,手一下一下的顺着李大辉的背,什么也没说却胜过千言万语。

 

这几个月他哭过太多次,等他终于能把这件事完整地讲出来,他已经掉不出眼泪了。他回抱着她,轻轻拍妈妈的肩膀,“会好的。”

 

既说给她听,也说给自己听。

 

最后一场演唱会在LA,裴珍映来了。

 

他不是在舞台上看到他的,裴珍映没有进场。他演出完收到裴珍映的消息,说在从前的那个地方等他。他有些吃惊,不可否认的是在去见他的途中,他的心雀跃到像复活了一次。

 

他不知道裴珍映为什么千里迢迢的过来,也猜不到他想跟他说什么。

 

但有时哪需要这么多理由呢。

 

隔了那么久,他要去见他了。

 

他们从前喜欢坐在顶上的长凳旁看夜景,站得很高,楼房和车辆都变成了小小的发光点。裴珍映穿了一件风衣,风过的时候卷起他的衣角。

 

李大辉走过去,“哥。”

 

裴珍映回头朝他笑了笑,取下自己脖子间的围巾绕过他的脖子,“怕你冷。”

 

你瞧,他总是那么温柔。

 

他埋下头蹭进围巾里,上面还有裴珍映的体温和味道,熟悉习惯了那么久,以后没有了可怎么再去习惯呢。风吹得很大,把头发吹得盖住眼睛,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情绪。风把他的心也吹得呼呼作响。“怎么来了?”

 

裴珍映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礼盒递给他,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摇曳的让灯光照去像水波,他声音很沉,有些哑。“一月份我的行程走不开,索性提前给你生日礼物了。”

 

李大辉接过那个小礼盒,握在手里是暖和的,眼睛干涩了那么久又要落下泪来。他有些愣神,反应了半会儿才说,“你可以..之后再给我的。”

 

“但以后不会再跟你来LA了。”

 

裴珍映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最后要抽开的时候有些舍不得。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竟是比他释然,李大辉突然拽住了他抽开的手,固执的死命握紧了。裴珍映看上去有些意外,有一秒的恍惚,又恢复了神情,到底还是把手抽了出去。

 

“我以为我还会跟你看无数次LA的夜景,我还想过,说不准以后我们老了会在这里定居,结婚。世事无常啊,变化太快了,没想到还没到老,我们就分开了。你一直很懂我,我那么沉默内敛一个人,你能在我身边陪伴那么久,我已经很感激。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懂你的意思,所以我不为难你。”

 

李大辉的后悔在这个时候达到了最顶峰,裴珍映太爱他,爱到连他说分开都在体谅。他们十七八岁的时候打打闹闹那么多次,一直到三十三岁也没少拌嘴,怎么到了这个问题上,两人一点打闹都没有了。谁也没有用力挣扎。

 

真的就像他写的那首歌。

 

爱是溺水,我无力逃脱。我们都没能逃脱。

 

“对于有的人来说,如果有人喜欢自己那就等同于这个世界都是喜欢他的,如果被那个人抛弃了,他就等同于被世界抛弃了。我很想说自己就是有的人,很想控诉你怎么能轻而易举的放弃,什么事两个人不能好好解决。”

 

“辉啊,这三个月以来我每天都在想着和你复合。可一次又一次的打开电话联系簿,都不知道电话通了该和你说什么,感觉用乞求这个词会破坏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平衡。两个人的爱到最后怎么能变的卑微。即使我看着kkt,也想不出该打点什么字好说清楚我的意思。就在踏上前往LA的飞机那一刻,我突然想通了。”

 

“有些矛盾不是为了和解而存在的。我们只要在一起,就不得不考虑大众的问题。这次和好了,还有下一次。我不希望我们在一起只是不断地重蹈覆辙。”

 

他是要打算闹一番的,做个出尔反尔的人,扑进裴珍映的怀里大哭一场,然后裴珍映会哄哄他,他们就和好了。裴珍映的话却丝毫没有给他后路,他看的太透,看的太远,让他根本没办法反驳。说什么都像是无力的辩解。

 

这个哥总是出人意料的体贴成熟。尽管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要。

 

“我竟然还在想复合,我真是个任性的人啊。”李大辉弯了眼睛,笑的裴珍映在视线中模糊了。

 

“不光要做我的大明星,还要做大家的大明星。”

 

裴珍映的眸子在夜色里亮的像星星,让他不敢凝眸细看。他最后揉了一次李大辉的头,“我喜欢的人自然是挂在天上的恒星,永远发光发热,永远让我仰望着不会掉下来。”

 

后来等到他把这件事完整的讲给尹智圣听的时候,用了这样一段话为他们在LA的对话结尾。“他那时跟我说分开,我心里明明是知道的,但就是一点也不相信。想狠狠抓住他的领子,狠命瞪着他直到眼泪掉下来,赌这幅样子会不会使他心软。结果这些想法只是在我脑子里波涛骇浪,我懦弱到什么也没说。他大概也于心不忍,扭头过去待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走了。我围着带有他体温和味道的围巾僵在了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过了很久才想要哭,眼睛鼻子酸巴巴的像在泡菜坛子里泡了十年那么久。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不想那么狼狈来着,可心好像不是我的了,揪在一起痛得不得了。”

 

尹智圣久久没有说话。

 

李大辉笑了笑,“这样搞得好像他特别狠心,明明是我说的分开。”

 

“我想我们走到了这一步,大概是他太体谅,而我太胆小。”

 

李大辉知道自己被裴珍映很深很深地爱过。

 

 

 

 

36

 

巡演成功地结束了,电视剧也结束了最后一集的放送。

 

新的一年到来了。

 

他们之间也彻底的翻篇了。

 

李大辉又开始着手准备新一轮的回归,裴珍映的演技得到了认可,接到了很多广告邀约,新的剧本还在筛选中。两人都在各自的领域闪闪发光。

 

他们最后见面的那天晚上,李大辉还有句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你也是,要做大明星。一直做最闪亮的那颗星星才行啊。”

 

他只能在心里这样轻轻说道。

 

李大辉原来从不看以前的视频,最近开始把它们翻出来看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总会梦到那个时候的事。有的梦是他参加produce101,有的梦是他后来加入新的团体从零开始,但大多数都跟裴珍映有关。

 

他们没再联系。

 

这场长达十五年的爱恋像一场无疾而终的梦。

 

他还能再过几个十五年呢,过了那么久,李大辉才发觉人真的对时间的流逝毫无想象力,急于成长的时候只觉得日子过得太慢,可当真走在这条路上,各色各样的事情看得多了,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被逐渐缩小。他的小心翼翼,他的好奇心,带着他一路走到了现在。

 

关于裴珍映,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擅长接受痛苦,世界上确实存在很多苦涩难言,他没有否认过。裴珍映教会他的,也是最宝贵的,那就是如何去爱,如何接受有些事只能让其顺其自然。

 

在他剩下的不断前进的人生中,那些养料化为李大辉的力量,打开记忆的匣子,看看那一路走过的磕磕绊绊,他就能从内到外的好起来。

 

李大辉生日见面会那天,唱到最后一首歌,全场的灯光聚在他身上。他闭着眼,睫毛轻颤,想起了那年生日许下的愿望。他诚心向上帝许过愿,愿望是李大辉和裴珍映永远不要分开。既然老天不答应他,还叫他们吃了那么多苦头,接下来的愿望就必须得帮他实现。

 

保佑裴珍映一切都好。

 

他或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放下,可他已经不再期盼了。他只希望他一切都好,这样他才能好。

 

最近反复的那个梦,梦里裴珍映对李大辉笑,笑的融化了冬雪,李大辉的心脏砰砰跳动着,声音清晰到好像就响在耳畔。裴珍映说他是胆小鬼,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瞳孔在光线的照射下棕的发浅,可是他还是用了那么多力气爱他,谢谢他。裴珍映笑的那样好看温柔,让他看红了眼睛。

 

以后有很多事不能再跟你做了,我们不再在彼此身边。

 

希望你以后的人生能够顺遂平安。

 

“爱是溺水,我没能逃脱。”

 

哥逃脱吧,要自由。

 

我们都没有错付,只是熬不过命运。

 

 

 

 

*

写到今天,这个故事真的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每次写完一个长篇都要长长的舒一口气,伸一个懒腰,告诉自己辛苦了。这场梦不仅仅是他们两人的,也是我的梦。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各自安好,写到我被自己代入,被自己感动。感情是个复杂的事,或许很多事无法再继续下去,可他们都被对方深爱过,在最原始的问题上,他们都不该有遗憾。


现背的命运是无法逃脱的,李大辉骨子里的懦弱体现在了他的不自信上,裴珍映总是偏袒他。他们的结果只能说是性格导致的悲剧,是不可抗力。分分合合可能会延长一点时间,可空空耗费感情又有什么意思呢。他们只会不断地重蹈覆辙,只是覆辙的形式不一样罢了。


我写他们的时候有很多爱意,也带了那么点自己的情绪。故事的最后,他们都没有错付,已然是最好。


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他们的故事,看到这里,勿要再纠结,一直以来谢谢了。








你要平安健康 喜乐无忧
不要再受伤了辉啊ㅠㅠㅠㅠㅠㅠ

亲爱的西西弗斯(完)

陷进去了 太好看了

八十一英里:

现实向/无差/没趣到你想不到


(上)


(中)


(下)



临时起意的裹脚布拉扯了三万来字。


从梦想,所有少年是西西弗斯;从感情,朋友做到暧昧又回到朋友,在友情与恋爱的边缘往复重来的两个男孩是我亲爱的西西弗斯。

这个没油盐的小故事——

关于占卜,关于游戏;

关于少年与偶像,关于月亮与梦想;

关于勇敢,关于理智,关于你我与隐秘的心事和解:

关于我喜欢你,也关于可我不懂怎样才算真正喜欢你。





啊哈哈哈哈哈小水獭的男饭

JINYOUNG_DAEHWI:

【0723.】

// WANNA ONE出道D-15♥
這個男飯太好笑了😂
“大輝啊 哥哥非常喜歡你!!!
showcon的時候見面吧!!!!!”
肯定是聽得見的吧?
畢竟佩佩也有回頭看XDDD
高糊也能感覺到大輝很堂皇😂😂😂
記得要開聲音看 會笑出腹肌的(X)

©serendipity_mvrks

!!

JINYOUNG_DAEHWI:

【0710.】

// WANNA ONE出道D-28♥
春日佩玩火輝 還有發布會的挽手狼輝😍
為狼輝拉票的Twitter畫手們
👏👏👏真心感謝👏👏👏 [智聖拍手] (#
大家也投票了嗎? 🐺🐤

©goomi0129,eognlejr

*Re:pray* #周三#校园

+ 校园无逻辑短篇 不负责售后
小高考志愿者当出来的的脑洞
======================================


20170318

“これで終わりじゃない
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金道英紧紧攥着手中的透明笔袋,心中涌上不可说明的复杂感。
那些无非就是作为考生的沉甸甸的压力和面临重大时间节点的紧张感。虽说只是小高考,但随着国家今年将小高考正式列为和高考同等级的国家级考试,金道英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本就不优秀的成绩让他在优等生的夹层中生存的有些困难,为了一次次考试往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没有分配到本校考试,偏偏所在的考点便是全市最好的中学,优秀的人无形的碾压感让他更喘不过气。他自然是好好的准备了考试的,但当走到考场前,还是不可避免的手心冒汗。
今天是第一场,考生们都早早的来看考场和休息室。无阳的阴天淡的苍白,清晨的空气似乎还带着法国梧桐新叶的香气,前一夜的雨将空气打的湿漉漉的,凉凉的水汽似乎要黏住他的睫毛。他不是很喜欢下雨天,潮气会染上他新洗的头发和新买的吉他,沾惹上腐蚀的气息。
金道英低头查看考场号,望向公示栏那块挤挤嚷嚷的学生家长们,瞥见相对人少些的问讯处,略一思索,为了时间余裕些—还是去问讯处问吧。
他穿过人群,走到那问讯处的桌前,抬头却对上一张熟悉的脸。对上目光的一瞬间,那人的表情也突然变的错愕,但目光却伴随着漾开的笑容一下子亮了起来。
啊,是————
“道英哥?”郑在玹惊喜的说,眼里的情绪毫不掩饰惊讶和喜悦。“好巧啊,哥在我们学校考试诶!”
金道英意外的一下子没有认出人来,待听到那熟稔的称呼和语气后,眼前白白净净的少年这才和慢慢的记忆中一个红扑扑的白脸重合起来。他错愕的看着面前兴奋的少年,记忆中的男孩显然不能和面前帅气的少年画上等号。猛然回想起曾和郑在玹一起度过的那些时间,一大堆话涌上心头却又欲言又止。他只好干笑两声,避开他的视线:“哦,在玹啊…”
郑在玹似乎没有看到他的闪躲,依然笑的灿烂。“哥是来问考场的吧。在哪个考场?”
金道英这才想起他来的目的,连忙报出考场号。本以为这尴尬的重逢很快就能结束了,郑在玹却站起身,歪头笑着看着他:“我带哥去吧,顺便去下休息室。想起来…你们学校的休息室好像挺难找的。”
无法拒绝这个理由,金道英只好愣愣的看着他和另两个人交代了几句话,接着走过来拉起他的手臂。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穿过楼前群聚的考生们,走进放下的警戒线。金道英发现,每层楼坐在楼梯口的志愿者们都会唤郑在玹一声队长,而郑在玹十分自如的和他们交谈,还会提醒几项事项。看起来还是个优等生的样子啊…金道英心里暗暗的想到,心里不禁涌上一点酸涩。手臂早在第一个楼梯扶手不动声色的避开,但众人还是好奇的向郑在玹身后的他投来目光,再加上郑在玹的自然,两人全程零交流的尴尬空气也让他十分不自在。好不容易走到他考场所在的楼层,金道英率先走进去检查座位号,抬头却发现郑在玹在向另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说着什么。两人都看着自己,一走出去便听见郑在玹积极的声音:“道英哥,这是董思成,他是你们这层的志愿者,哥要是有什么急事就找他啊,比如笔没拿什么的尽管麻烦,喝水什么的也不要介意使唤他。”
董思成一脸无奈,用力的在郑在玹背上用力的拍打一下,满意的看着郑在玹一瞬间的难看表情:“好好好我的在玹队长…”
董思成向他投来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金道英皱皱眉避开,不过还是礼貌的道了谢。郑在玹接着又带他去了休息室,一样的和门口的志愿者说了些什么。金道英尽力摆出温暖大哥哥的样子向他挥手道谢,但复杂的心情还是让他勾不起真心的笑。
要说真心话,他并不想见到郑在玹。
或者是,不想让郑在玹见到这么差的自己。

他们早已相遇在有些久远的日子里。
郑在玹是住在对面马路的小孩。两人在同一个初中,一次次的偶然同路,两人便自然而然的搭上了话,以至于发展到后来一起上下学。两人总是在过街天桥上分手,互道晚安,又在第二天早上享受着对方的第一声问候。
郑在玹比他小一岁,脸还没张开,婴儿肥和大眼睛常常让金道英想起白面团子。他是典型的乖孩子,金道英常常在全校的大会上听到郑在玹的声音。相反的是,那时候的金道英正是叛逆的时候,疯狂的喜欢上了乐队,除了在房间里贴海报为了买一个吉他离家出走,他干过最出格也是极频繁的事便是逃课早退去看演出。那时郑在玹总能在回家的天桥前碰见灰头土脸的金道英,看着他兴奋地向他炫耀着今天演出的票有多难找,歌手有多棒以及逃课有多惊险。起初,郑在玹还会附和几下,再担心地问他回家后会不会挨训。但渐渐的,郑在玹就不安开始劝说,想劝说他不再做违纪的事,不要逃课要好好学习。他是一个守规矩到有些胆小的孩子,会为了晚回家十分钟支支吾吾,多买一个游戏卡而良心不安。他总是在年级的大会上作为代表发言,意气风发的分享那些公式化的学习方法,而面对最亲近的哥哥如此离经叛道的举动,他只是出于本能的排斥,只好开始拐弯抹角的表示反对。
这些金道英都是知道的。他也意识到了郑在玹渐渐开始的抗议,一开始还会用装没听见来避免尴尬,后来郑在玹的意思越来越明显,他的反抗意识也越来越明显。他讨厌郑在玹摆出一副优等生的优越感,学着老师和家长的令人厌烦的样子教训他。他开始恶语相向,将难听的话摆上台面,不断的讽刺郑在玹学习的优秀和自己的叛逆,再心满意足的看到郑在玹难看的表情和气冲冲离开的背影,但第二天早上还是能收获一声元气满满的早上好。
直到那一天。那时已经是初三的金道英丝毫没有面临中考的自觉,依然照常逃课看公演。那天他逃了整个下午的课,回校才发现自己被严重的处分了。他一声不响的面对老师的训话,麻木的随着下课铃放学,走到郑在玹的身边。郑在玹似乎也有些心事重重,他犹豫了许久,开口第一句话却是“道英哥你能不能不要逃课了?”
金道英憋积了一天的不爽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而那天的郑在玹似乎也格外坚定,梗着脖子和暴躁的他争辩,没有往常的温顺。直到到了往常分别的天桥,金道英气冲冲地正打算直接离开,却被郑在玹软软的叫住。
郑在玹低着头,眼里的表情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嘴唇动了几下都没有出声。在金道英怒气的追问下,他最终还是只说了一句:“没事了哥。”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哥好好的。”
“晚安哥。”
金道英并没多在意他的那句最后一句话。但在第二天,他却没看见郑在玹。他再也没看见他,除了偶尔的学校大会,他会正襟危坐的说着冗长的发言,他再也没在校园里,放学路上看见他。
金道英有些失落,他总想回忆起他争吵时对郑在玹说的最后一句话,但人在头脑发热的时候做出的事却容易遗忘,他只好一直愧疚着,自我安慰着大概是要搬家了这种话。
而之后接踵而来的中考,让他为他的叛逆付出了代价。他就算最后真正开始紧迫的补救,也只是勉强考上中等的学校。但是直到毕业,他也没有再见到郑在玹。
他这才发现,原来校园这么大,想遇见一个人原来这么难。

而重逢却如此突然,就在金道英快要回到正轨的时候,那段疯狂的叛逆期一下一下地扯动着他的神经。
高中的他不再那样疯狂,但还是会放大量的时间在音乐上,成绩也一直只有摇摇欲坠的中等。而遇到现在的郑在玹,只能衬托出自己当时的错误和愚蠢。
说真的,他不想再见到郑在玹。
特别是看到他现在这么好,金道英怕自己会忍不住嫉妒。
接着动摇自己偏执着喜欢的东西,想要回归那样事事顺心,一切如常的样子。


金道英想到这里,面前的地理课本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反正是最有信心的地理,不看也罢。金道英这样宽慰着自己,收好东西随着人流走出休息室,向着警戒线走去。
突然起了风,树叶裹挟着雨水毫不客气的落下,不友好的落进金道英的脖颈。他不出意外地看到警戒线边的郑在玹,而郑在玹却眼睛一亮,招招手让他过来。
金道英尴尬的吸吸鼻子向那里走去,郑在玹却一把抓住他的手,塞来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手指的温度却冰凉的让他打了个颤。金道英低下头看向那双手,少年的手肤色白皙,骨节纤长却冻的通红。他这才发现那温度是一个贴着校徽的暖宝宝,愣神之间,郑在玹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刚刚突然起风了,真是超级冷啊——哥千万别冻着了。”
“啊,暖宝宝。”熟悉的少年的声音让他有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他有些迟疑,想了想还是把从前的人设摆上台面:“谢谢在玹了。不过这个确定可以带进考场吗…”
“能的吧!嘛这上面有志愿者的字样,是学校派发的应该没问题——大不了你给思成好了,我跟他打好招呼了,他帮你捂着考完再给你…”郑在玹正说着,一旁的老师便拆下了警戒线,一声铃响,考生们纷纷涌入。
“啊,要开始了。”郑在玹向考场张望一下,转头笑的灿烂:“加油啊道英哥!我相信哥的!”
“谢啦。”金道英点点头,正准备走,又听见郑在玹真挚的说“我这里还有毛毯的,哥你要不要——”
“噗。”金道英笑出了声,转头摆摆手:“算了。在玹你也加油啊。”
心情有些放下了,郑在玹这孩子还是这么无趣。
所以,看起来我们都没变啊。
挺好。

接下来两天的考期,靠着郑在玹的照顾,金道英莫名的很顺利:生物的难题也写出来了,政治莫名的顺畅,就连最不自在的历史都解决的不错。而且考试时,那个叫做董思成的志愿者总是给他倒来满满一杯热水——他没记错的话热水似乎是要下楼才能拿到的吧…还真是辛苦他了。
最后一门考完,金道英神色轻松的走出考场,刚想伸个懒腰就被吹来的冷风刺激的一激灵。他一眼就看见郑在玹坐在警戒线边,带着兜帽缩成一团。
哇,这孩子一直在外面吹风吗?金道英诧异的想到,刚准备走过去,郑在玹就抬眼发现了他,连忙手忙脚乱的摘下帽子笑的灿烂的向他迎来:“祝贺哥考完啦!感觉怎么样?”
金道英皱眉,摆出以前那样哥哥的样子:“你这小子一直坐在外面吹风?还把暖宝宝给了我?”
“哎呀没有啦—阿嚏!”郑在玹摆摆手,却没忍住一个喷嚏。他连忙止住金道英还想继续的教训,拎起包拉着他就走:“好了哥我们赶紧走吧—”
“你不是队长吗?这么早走没问题?”金道英疑惑地问。
“没事啦。”郑在玹回头向他安心的一笑。
“今天我要送哥回家。”


许久以前的两人的回家路,今天又重现了。
只是男孩变成了少年,校服变成了卫衣。心境也不一样了,那时候玩玩闹闹的小孩子心性也无处可寻了,金道英想到。
郑在玹主动和他讲了很多很多他的现状。他的确是搬家了,只是那天没来得及和自己道别;他在依然成绩优异,考上了最好的高中,却就此和金道英绝缘。他有到处询问他的联系方式,却没有勇气添加他的社交账号。金道英只有默默的听着郑在玹陡然变得无奈而卑微的语气,不知如何回应。
两人走到那个往常分别的天桥,金道英观察着郑在玹不舍的表情,叹了口气,决定还是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给那次的不欢而散一个完满些的解释。他走到天桥的扶手处,转头向他淡淡一笑:“今天陪哥在这吹吹风吧。”
郑在玹眼睛一亮,毫不掩饰意外和感激。他把玩着自己的手,低着头慢慢开口。
“哥你知道吗?”
“那天啊,本来想跟哥说搬家的。但是后来哥你说了一句话————嘛可能你自己也不记得了。”
“你说'我不需要你提醒,我也不需要你。'”
金道英怔住,愣愣的看向郑在玹一直笑着的那双眼睛:“在玹啊…哥不记得了…”
“道英哥好过分啊!说过这么伤人的话都不记得。”郑在玹开玩笑的摇着栏杆,目光有些委屈:“我可是伤心了好久啊。”
“然后我就想,哥既然不需要我,那道别的话也不用说了吧。”
“虽然知道那是气话,可是还是很介意啊。”
他转过头去看桥下的车流人海,喃喃的自言自语:“谁让我……”
一阵车鸣声经过,金道英没听清最后一句话,疑惑的望着郑在玹:“啊你说什么…”
“谁让我这么喜欢哥。”郑在玹突然提高了音量,转头依旧笑的如常,却让金道英呆愣在那里。”
郑在玹似乎没有期望他的回应,自顾自的说:“我其实很羡慕哥啊。”
“哥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很好。不像我,真的只会读书了。”
“哥那时候真的很叛逆,但是很帅气。可以无视那些条条框框,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情。”郑在玹说完自顾自的笑了,他重又转头看着金道英笑,但眸光明亮。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般,他重重的深呼吸,才又开口:“哥你知道吗,我一直很喜欢你。”
“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叛逆的事了。”

金道英看着不敢再看自己眼睛的郑在玹,无奈的叹了口气。
互相羡慕着,谁不是呢。就这样谁都不说出来,金道英大概会仰望郑在玹一辈子吧。他的优秀,他的才气,他拥有着许多金道英羡慕已久的东西,却不知道他们正在互相羡慕着。
至于告白这种东西啊,本来就不需要啊。
金道英早在那段日子里就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就算逃课,也要气喘吁吁的赶回天桥下守着郑在玹放学回家,而在一个人的路上,他不断地为自己的冲动追悔莫及,不断地想念着那个有点无趣有点古板的少年的陪伴。说到底,大概还是觉得对不起郑在玹吧,金道英才会在最后中考的时候重又开始认真学习,只是不希望让以后的郑在玹对自己那么失望——虽然很多已经没法补救了,他也不可能和郑在玹在一个高中。
他突然笑了,郑在玹惊慌地转头望向他。
“在玹啊。”金道英勾起唇角笑的温柔。“我们在玹,现在成绩应该还是很好吧?”
忐忑的郑在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问,目光依然躲闪:“也没。大概去上海的成绩还是有的吧哈哈…”
“那么哥会努力的。”
郑在玹惊讶地望向他:“啊?”
“为了追上我们在玹啊,要想在一起的话,得在同一个大学才行呐。”金道英依旧笑的温润,看着呆愣的郑在玹还是不由得笑出了声。
“傻瓜郑在玹!”他笑的毫无形象,却被郑在玹一下子抓住了肩。突然一下对上郑在玹突然变的真挚的眼神,反倒是金道英怔住了。
“哥,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不待他回答,他就被深深的拥进怀里,少年带着些风露气息的发梢略过他的鼻尖,他愣愣的感受着另一个温度和放在腰间的手的灼热。
早已半暗的天色,天桥的路灯早已点上了流星和蒲公英的彩灯,柔柔的彩光给一切都打上了浪漫的情怀。万物失了声,而耳边人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一首罗曼曲在空气中流淌了起来。
“谢谢哥。”



これで 终わり じゃない ただ 时 が 过ぎて 消えただけ
“不会就这样的结束的…只不过时间白白流逝”

那么未来见吧。
我想要拥有拥有你的未来。